点滴小事暖人心


那年,受经济下行的压力和本地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,我所在的单位遭遇生产经营困境,需要开拓外部市场,宣城电厂项目部就是我们开拓的外部市场之一,我和另外十几位同事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多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宣城项目部在远离市区的大山里面,送我们上山的大巴车绕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行驶了一个小时才到达,沿途一片人烟稀少的景象。因为处于初创时期,项目部条件非常简陋,三排彩板房围成一个小院子,一排彩板房当办公室,一排彩板房当维修室兼仓库,一排彩板房当宿舍,每个房间里面只有寥寥几件简易家具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初到那几天,房间里还没有安装空调,山里的冬天特别冷,晚上睡觉把所有衣服盖在被子上还捂不热被窝,好不容易感觉到暖和了,起床铃声就响了。洗漱池在室外,初到那几天没有热水,一早一晚刷牙洗脸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,我都是匆匆洗漱一下赶紧小跑到食堂喝一大碗热粥才能暖和过来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项目部初建,工作繁重,加之要赶快熟悉业主方的各项规章制度、工作流程、现场环境、设备设施等,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项目部主任工作的时间更长。到那里半个月,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瘦了一圈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一个周末,天色阴沉沉的,北风像小刀子一样刮脸,水池里结着厚厚的冰,我去职工食堂吃早饭时遇到同事小鲍。当时他还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,被派到项目部负责设备维修工作。小鲍穿戴整齐,肩上背着一只很大的包,包的侧面挂着保温杯和雨伞。我打招呼:“这么早去哪儿呀?”“去镇上的网吧。”当时项目部没有网络,也没有电视,我们的业余生活非常枯燥。镇子在山脚下,离项目部有二十多公里的山路,不通公交车。我说:“为了玩游戏走四、五个小时山路,不值得,再说天色阴沉得厉害,看样子要下雪,返程时天黑路滑,也不安全。”他忙分辩道:“我不是去玩游戏,我是去跟妈妈视频聊天,报个平安。”我奇怪道:“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?”他说:“我打电话跟妈妈说项目部伙食很好,我一点也没瘦,她不信,非要亲眼看看我才肯放心。”我提醒他:“要是网吧不开门,你岂不白跑一趟?”他呵呵一笑:“没关系,我还可以帮大家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背上来。不白跑。”望着他在寒风中渐渐走远的背影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那年春节,我们是在项目部度过的。忙工作时无暇想其他,一旦闲下来就忍不住想家、想亲人、想跟爸爸一起办年货的情景、想妈妈做的年夜饭、想外部市场能不能打开局面、想公司的前景会怎样……项目部里弥漫着忧伤的气氛。大年三十刚一下班,项目部王主任就招呼我们到简易会议室去。会议室里升了炉子,暖烘烘的,王主任早早吩咐食堂包了饺子、炒了菜、烙了糖饼、温了黄酒,把桌子拼起来,大家聚餐。吃完饭,王主任吩咐小鲍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,给大家写春联。王主任爱好书法,写得一手好字。我们剥着橘子、嗑着瓜子看他泼墨挥毫。有两位师傅自恃才高八斗,当场比赛“对对子”,旁边的人插科打诨,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虽然没有电视、没放鞭炮,但我们聚在一起守岁,度过了一个热闹难忘的除夕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第二年春天的一个清早,我下夜班回到项目部,看见一个瘦高的身影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挖土,是李师傅。他笑呵呵地说:“新年新气象,种些花花草草,把咱们的‘家’打扮漂亮些!”家?我心中一动,是啊,项目部不就是我们的“家”吗!虽然经济形势不景气、虽然在外打拼不容易、虽然公司前景不明朗,但有这些乐观积极的同事,有项目部这个团结温暖的“家”,还怕什么沟沟坎坎过不去?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渐渐地,我们的项目部站稳脚跟,公司也走出困境。外派期满我回到公司,每每回忆起项目部,奇怪的是,浮现在脑海中的不是什么紧急抢修、冲刺年终目标之类的大事,反倒是这几件普通小事。我想,可能是这几件小事中饱含着爱、情义、力量和希望吧!(赵闻迪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